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5G真的可以“拯救”運營商嗎?

2019-08-29 09:22 通信世界

導讀:轉型尚未成功,迷茫仍是主旋律。

5G  運營商,運營商,5G,通訊產業,電信行業

圖片來自“億歐網”

近日,電信運營商2019年上半年經營報告陸續發布。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財報顯示,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2019年上半年營運收入分別同比下降了0.6%、、1.3%、2.8%。這份“成績單”的公布,讓運營商的“難過”一目了然。

對于運營商來說,營收普遍下降雖是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提速降費、市場飽和、激烈市場競爭及4G流量紅利逐步消退等是主要因素。這也意味著,運營商必須改變主要依賴個人移動市場的經營思路。

運營商的“黃金時代”已然過去。在4G與5G的換擋期,轉型迫在眉睫。近期三大運營商都有所動作:中國移動拆分政企分公司;在云南聯通之后,廣西聯通正式啟動混改;中國電信的三大研究院也進行了調整。可見,三大運營商都在不斷尋找由提供“要素”轉向提供“能力+要素”的金鑰匙,但“能力”究竟為何物?金鑰匙如何才能獲取?轉型尚未成功,迷茫仍是主旋律。

“基本糧田”消失殆盡

隨著傳統通信業務市場趨于飽和,流量紅利快速消退,行業整體都呈現了負增長狀態。在三大運營商上半年中期業績報告發布之前,工信部發布的2019年1-6月通信業主要指標完成情況顯示,通信業1-6月累計營業收入7710億元,同比下降0.2%。

對運營商營運收入影響最大的仍是個人移動市場。財報顯示,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2019年上半年的個人移動市場收入分別同比下降6.2%、6.6%,中國電信上半年移動服務收入雖同比上升5.6%,但語音業務同比下降14.5%。傳統基礎語音業務收入的普遍下降,三大運營商似乎已經習慣。不過,對于占據“半壁江山”的手機上網流量收入也同樣在下滑——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分別同比下降1.5%、4.7%,中國電信同比增長11.5%。其財報顯示,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手機上網總流量以及手機上網DOU皆有大幅升高,但流量平均資費降幅更大,這成為了運營商營收下降的關鍵因素。而中國電信流量收入增長抵消其語音業務的虧損,才使其移動服務收入上升。

可以看出,流量經營到如今效果仍不客觀。那么,已被業界探討多年的流量經營是否是個“偽命題”?上海茁思迅行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咨詢總監金峰認為,流量經營并不是“偽命題”,只不過其具有時效性。在一定的歷史時期內,流量是電信運營商業務轉型的重要抓手,也是整體收入增長的核心引擎。但目前,人口要素紅利消耗殆盡,提速降費讓流量的“剪刀差”持續放大。通用流量已經不能成為收入增長引擎。

下一步,運營商的流量經營不能再僅依托通用流量規模放大而帶來的收入增長,而需要發揮“流量賦能”價值,其核心是與各類業務捆綁,而不限于定向流量,同時也需要結合業務需求以及5G技術特性提供差異化網絡服務,并在此基礎上考慮是否增量費用收取。

實際上,運營商也有所行動,如三大運營商近期相繼透露要取消“不限量套餐”。業內專家杜建民認為,這其實是變相讓用戶購買“網速”,運營商也有向英國等國家學習5G資費制定的跡象,考慮向用戶供應網速、使用時間和流量的套餐服務。金峰認為,這也證明運營商終于不再開展價格戰,讓資費價格與業務價值實現統一化。畢竟,在目前的情況下,減少過多的內耗才是最好的策略。

家庭和政企市場潛力可觀

顯然,曾為運營商“基本糧田”的個人移動市場,“余糧”已然不多,運營商簡單依靠傳統要素投入拉動業績增長將難以為繼,家庭和政企市場就成了“香餑餑”。從運營商2019年上半年財報來看,家庭和政企市場都有所增長,但杜建民認為,其應該承擔起更大的“責任”——替代個人移動市場成為“頂梁柱”,改變目前“一份獨大”的情況。并且結合三大運營商2018年全年財報,可以看出家庭和政企市場的收入增長更多是源于投資的增多,其潛力可觀,運營商需用心挖掘。

度物象而取其真,運營商對新業務的高速增長不能盲目樂觀。比如,就家庭寬帶本身而言,其并不是新收入增長點,金峰認為,一方面,目前寬帶普及率上升,人口要素紅利同個人移動業務相似,已經基本消失殆盡;另一方面,從市場競爭看,家庭寬帶市場成已經陷入價格戰,ARPU值持續下降(如圖所示),甚至民營寬帶運營商巨頭鵬博士不得不退出市場。

2015-2018年三大運營商固網寬帶ARPU值

家庭寬帶具有眾多可承載的終端與業務進行拓展的特點才是機會。第一,在家庭內可以容納多種終端的存在,不同終端可以承載差異化內容和應用,并且不同的家庭需要的類型也有差異(相比較而言,個人移動業務基本只需一臺通用終端即可);第二,對于家庭內的終端連接和管理,運營商可提供專門的網絡,例如IPTV的管道、網關實現家居統一連接等,這是避免OTT化的優勢點。例如,智慧家庭就是新機遇,其可以刺激用戶的信息化需求新增,產生新的業務模式,從而拉動營收。

同時,固網專線的發展使得政企市場朝氣蓬勃,也成為運營商增長的重要板塊。目前,各運營商都將政企市場作為重點市場發力,不僅在傳統通信業務發力,更多的是ICT方面的業務。例如,中國移動近期將政企分公司的拆分落地,并在財報中透露具體情況;中國電信成立的生態公司中,成立了主打云計算、物聯網等注重ICT業務的公司;中國聯通利用混改的抓手,合資成立了大數據、車聯網等方面的公司。

金峰認為,運營商對于政企市場的把握,需要強調“管道賦能,生態發展”的模式:通過差異化的網絡,連接、終端等與管道結合緊密的平臺,作為發展ICT業務的抓手,將其與生態伙伴的方案進行融合,并充分利用運營商的政企渠道,實現政企業務的發展;在收入分配當中,運營商可以獲取管道收入、平臺使用收入、集成收入分成、渠道銷售收入分成等。

5G投資應該謹慎

上半年開局不利,運營商下半年還能力挽狂瀾嗎?坦白而言,從全年收入角度來看,運營商很難通過下半年的努力,將全年收入由上半年的下降扭轉為全年的增長。對此,金峰認為其核心原因在于2019年缺乏有效拉動收入規模化增長的抓手。但下半年的工作,可以在5G運營基礎能力建設、政企業務能力完善、優化內部能力建設三大方面努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半年財報發布會上,中國移動表示將增加投資的計劃,全年資本開支將從年初公布的1499億元增加到1659億元,多出了160億元投資,主要用于5G建設。而中國聯通負責人表示,維持今年5G資本開支80億元不變。截至發稿日期,中國電信未透露其5G投資是否增加,但宣布將于年底建成4萬個5G基站。

在上半年營收下降的情況下,運營商對于5G投資應該謹慎。金峰認為:

第一,降低內部成本,為5G建設騰挪資金。一是在管理、營銷等成本上下降,今年運營商們在咨詢、廣告等方面投入已經顯著降低;二是在網絡建設和運維方面,當前關于2G/3G退網的安排,不僅是騰退頻率,同時也是為了降低多網絡運營成本。

第二,降低一次性建網成本。一種方式是租賃的形勢,即由設備商投資建設,然后租給運營商,目前已有部分省公司,采用相應方式進行集采;另一種方式是聯合建網,例如聯通董事長王曉初8月14日在中期業績說明會上,表示“未來聯通或將不會在所有地方進行5G建設,目前中國聯通正與中國電信和中國移動謀求合作”,包括和中國電信的共建共享基站,以及漫游到中國移動的5G網絡當中。

第三,利用金融手段,獲取建網資金。以中國聯通為例,除了通過混改獲取資金外,2019年1月中國聯通獲證監會批準,在24個月里向合格投資者發行500億元的公司債,5G建設是其重要用途。

不過,在5G SA并未大面積展開前,個人信息化需求仍不會得到擴大,政企市場也很難鋪開,運營商的“陣痛期”還將持續。也許對于現在的運營商而言,前方迷途太多,只有堅持下去才是真理。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彩金
pk10信誉微信 北京十一选五最新开 快中彩开奖 豪利棋牌送6元救济金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直播现场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历 竞彩比分直播网 在哪里看英超直播 科乐填大坑天天踢 重庆幸运农场彩票开奖 中油棋牌安卓版下载 3d近期开奖结果 mlb棒球比分直播 如何网赚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规 福建36选7什么时候开始有的